快捷搜索:  as  test

9岁女童高楼跌落住进ICU 其父遭欠薪治疗费成难题

这个女孩叫徐尼西,

性格开朗、活泼好动。

就是这个孩子,

上个月的一个中午,

从六楼的平台掉下去、

差点没了性命……

徐尼西家人提供照片

现在住院的十多天,

是一家人最煎熬的一段日子,

女孩的父亲实在没有办法,

给《今日》打来电话求助!

九岁女孩从六楼平台坠落 后续治疗费难倒一家人

这两天岛城的气温降到零下,医院里这条长长的走廊安静、阴冷。

小尼西的父母每天都站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向里张望,9岁的女儿躺在病床上,她的每一次呼吸都牵扯着父母的心,因为重症监护室是“无菌”管理,所以这20多天来,父母都是通过医护人员帮忙拍下的照片来了解孩子的情况。

△徐先强 徐尼西父亲

原本小尼西是个活泼好动的小女孩,但也因为好动,全家付出了代价。11月17号中午,小尼西像往常一样午饭后去上补习班,走到楼梯口时,天性爱玩的她爬到了楼梯旁边的平台上,没想到一不小心从六楼平台掉下去、直接摔到了小区的水泥地上。小尼西的妈妈几乎被吓傻了,在邻居的帮助下,才用最短的时间把小尼西送到医院。

△儿童重症监护室副主任医师李晶

9岁的孩子从六楼掉下来,能捡回一条命几乎是奇迹,一家人也总算舒了一口气,但同时另一个巨大的压力笼罩下来:巨额医药费怎么办?

孩子出事之后,全家人东拼西凑的十几万块钱很快花完了,依照小尼西现在的病情,每天的治疗费就得一万多块,而这样的治疗距离康复到底多远,谁也不知道。眼下最急的就是要把欠医院的的9万多元的窟窿堵上。

徐先强一家早年从老家菏泽来青岛打工,一家五口日子不算富裕,但也还过得去。妻子常年在家照顾三个孩子,徐先强就在外面打工挣钱。小尼西是家中的二女儿,从小聪明开朗、招人喜欢,谁能想到,本来平静的生活被突如其来的意外打破。看着躺在重症监护室的女儿,徐先强最大的愿望就是赶紧筹到钱、让孩子早日康复、让这个小小的身体少遭点罪。

徐先强十几万装修款被拖欠 装饰公司称徐先强违约在先

采访中,小尼西的父亲徐先强向记者透露了一个细节:如今全家人陷入困境,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自己辛苦几个月的工钱一直没拿到。如今正是给孩子治病的关键时期,如果有了这笔钱,至少能渡过眼前的难关。那么到底是谁欠了徐先强的工钱,他能要的回来吗?

今年8月,经过朋友介绍,徐先强从青岛顺风顺水装饰有限公司承包了一家酒店两层客房的室内装修工程。

按照协议上规定,在第一个节点,水电管线铺设和防水隐蔽工程完工后,装饰公司应该支付总工程款的25%,也就是33万多元,但实际上,徐先强现在只拿到了11万2千元。而其中的2千块钱,还是小尼西出事后,徐先强多次追要才拿到手的。从那以后,这家装饰公司就没给过一分钱。

剩下的钱为什么迟迟拿不到?到底是谁拖欠了徐先强的工钱?记者电话联系了西海岸新区的这家酒店,对方表示,第一个节点的装修款已经与顺风顺水装饰公司结清了。

酒店装修业主李先生:“第一个节点我们按合同付了,按照节点给了。”

既然酒店装修业主按时支付给了公司第一节点的工程款,那为何徐先强迟迟拿不到工钱呢?装修公司负责人解释,原因出在报检报验单上,徐先强承包的装修工程分五个节点,每一个节点验收通过后才能结账。

迟先生青岛顺风顺水装饰有限公司负责人:“干到一定的节点,我们项目经理要验收单,填上,通过了之后我们给他拨第一次款,他没有核捡核验单。”

公司负责人迟先生说,在第一节点的工程中,徐先强并没有按照协议约定完成全部工程。

青岛顺风顺水装饰有限公司迟先生:“第一个节点实际干不了了,我们帮他干的。”

徐先强告诉记者,目前小尼西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病情并不稳定,有股骨颈骨折和主动脉夹层的情况,已经拖欠医院9万多元的医药费,后续还需要巨额的治疗费。

现在徐先强和妻子每天都呆在医院里照顾小尼西,迟迟拿不到钱,也没钱垫付工程款,其余环节的工程也无力承担。目前自己并没有其它诉求,只要公司能支付前期自己垫付的人工、物料等装修成本,起码先让一家人渡过难关。

多年前尼西曾经被“爱心”托举 呼吁岛城市民再献爱心

小尼西安危不仅牵扯着全家人的心,也牵扯着很多帮助过她的人,时间倒回6年,也就是2012年8月份,当时只有三岁的她,趁家人外出时独自爬出窗外,小脑袋正好卡在防盗窗缝隙当中动弹不得,整个身子悬在七楼窗外。当时楼下一位邻居眼疾手快、用力托住了这个孩子,一时间“托举哥”孙允飞得到全社会的赞扬,我们《今日》栏目第一时间报道了这件事。

那次意外之后,小尼西的父母又自责又感动,全家人对于孙允飞的托举和全社会的关注都心怀感恩,同时对于这个好动的女儿也格外上心。没成想六年之后,这个孩子再次命悬一线、这个家庭再次遇到难关,只是这次小尼西的父母和家人更有信息战胜困难。

内心充满力量,无奈现实残酷,徐先强说,接下来最重要的是凑齐小尼西住院所需的医疗费。而经过几番折腾,徐先强已经降低了要求,现在他只希望公司能把他自己垫付的物料和工人费发给他,除了给孩子治病,还要把跟他辛苦干活的工人别空手回家。

看完片子以后,相信很多人的心情都跟我们一样,既为孩子揪心,也为欠薪愤怒。作为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于情于理,这家顺风顺水装饰公司也应该先把装修款结清,毕竟这是老徐一家的救命钱。而不是冷漠以对,落井下石。

再有20几天,新的一年就到了,这个可怜的孩子能不能康复、徐先强能不能拿到工钱、这个家庭能不能再次战胜困难?这样的疑问会不会带到下一年?

我们呼吁有爱心的人伸出援手,也希望相关主管部门及时介入,用法律的武器、用正义的力量帮助徐先强讨回他应得的辛苦钱。事情的进展,我们也将继续关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